当前位置:

她从花炮女神的美丽中走来

编辑:戴鹏 2018-09-05 14:00:12
掌上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二十出头,已婚有娃,但印刻在基因里的豪爽性格,让杨仕伟选择了从未接触的花炮行业,然后自选工种,选的是鲜有女性介入的“磕钻”。胆大,心细。想事,不怕事,舍得来。杨仕伟的身体里仿佛自带一种爆破力,只需一个星点,便能迸发出惊艳无数:历任多届浏阳城关出口花炮厂厂长,打造出第一家为员工买养老保险的乡镇企业;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在主席台监票……
  现年75岁的杨仕伟最喜欢的一件事是回老家住住,乡野的风吹起她一头华发,恍若间,觉得,她就是那朵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花炮周刊记者聂煜
  
  “男人能做的事,女人同样可以做到”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二十出头的杨仕伟想寻一份工作补贴家用。在踏进浏阳县城关出口花炮厂前,她向熟人打听,哪一行是技术活?“磕钻是有些技术的”,对方顿了顿说,“不过,做这行的女的没几个。”
  男人能做的事,女人一样可以做到!好强的杨仕伟当场决定,就学磕钻。没搞过花炮的杨仕伟,跟着熟练工人勤学苦练,当时做的是‘月旅行’,一种冲天炮。与男工人“嗒嗒嗒嗒嗒”快但常有空敲声的节奏相比,杨仕伟的声响要慢,但声声实在、熨贴。手勤则艺精,不久,杨仕伟拿到了甲等工资,37块2角5。“与男工人齐平,当时女工人普遍是25块5角。”杨仕伟成了厂里插红旗最多的一个人,“就是当了标兵了。”讲到这里她笑了起来。
  在花炮厂,勇于尝试的杨仕伟,陆续尝遍其他工序。“装硝是力气活,男工人有优势。但钻眼,有窍门,有的要斜,有的要平,终归还是女同志搞得好些。”
  在所有的工序中,和药堪称最危险。当时的厂长(也是一位女性)感慨调药、和药药量太少不够用,当时已是车间主任的杨仕伟听了,便说,“我去和咯!”这个工序还从没有女同志从事,厂长问:“你不怕?”“怕什么,自己细心就是!”就这样,杨仕伟成了厂里第一位和药女工。当时那种蓝光药在墙壁上摩擦一下就会燃火,杨仕伟轻拿轻放,别的工人下班了,她仍在和药。后来同事们开心地说,杨主任来了,有药用不完。在那间小小的药房,杨仕伟日和药量提到了200多斤,这相当于原来男工人日和药量的三倍之多!
  日积月累与药物打交道,别人眼中高危险的药物,却是杨仕伟亲密的伙伴。眼前四种白色药物摆成一线,测试者不用鼻嗅,只用手捻,依次说出它们的名字:“硝酸钡、碳酸锶、氯酸钾、弗喹酸钠”一个个名字脱口而出,评委点头称道。就这样,杨仕伟成为浏阳首批花炮高级工程师。从班组长、排长、连长、再到上世纪70年代末,无记名投票全票当选厂长,杨仕伟每一步都走得脚踏实在。
  
  带着浏阳花炮“打”天下
  上世纪八十年代,广州交易展示会。一批批各种肤色的中外客商,涌进涌出。黄跑鞋里套赤脚的杨仕伟第一次目睹广交会盛况,因为没有邀请证,她只能将花炮藏在身上进行推销。
  “悄悄观察哪个宾馆住的外宾多,我不懂外语,一见到外宾,就燃放一枚‘大地花开’给客户看。对方说‘OK’,我们兴奋得赶紧与外贸公司对接,次日在交易会现场下单。交易会结束,就下生产任务给城关出口花炮厂。”杨仕伟说,美国红魔公司当即与杨仕伟拍板成交,订单500箱,价值7.5万元。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许多国家的花炮商人们,纷纷注意到了这个朴实又坚定不移闯到商品市场上的中国妇女。
  杨仕伟说,一打听到哪里有全国甚至国际性的展示交易会,就闻讯赶去。去了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只为一个目的,将厂里的花炮推销出去。“带点乡里的板栗土货去敲人家里的门,替人家打扫卫生、洗衣服。”后来,客户说,一个女同志,为了厂里千多人吃碗饭太不容易,我们不帮她推销说不过去。就这样,杨仕伟每出去一回,总能给职工带来更多的事做,成交数从百箱增加至千箱、上万箱……
  伴随着杨仕伟的是一串串闪光的记录:1988年,该厂红灯牌花炮获轻工部优质出口产品金质奖;1992年-1997年,全厂生产、销售双双突破千万。1992年产值突破2000万元,出口120万元,利税200万元。1993年3月,杨仕伟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
  有人说,对于优秀的人来说,困难几乎可以说是一种奖赏,它像放大镜,人身上的大部分特质,都在经历困难的过程中被放大——你是否坚持,是否自信,是否真的热爱你所做的事情……这些特质被别人看到,也被自己看到。困难让人更了解自己,让迎难而上的人激活出最美特质。
  
  人物印象
  “浏阳花炮不能禁,不能禁啊”
  蕉溪镇早田村,杨仕伟从这里长大成长。而今,刚从广州儿子家回来,杨仕伟便直接回了老家。
  在城关花炮厂拼博了30年,杨仕伟品尝过创业的艰辛,也品味了成功的甘美。
  “烟花之王”大地花开研发期间,曾遇到转不起来的技术难点。师傅走了,杨仕伟和三个女工留下做试验,经过反复实验,大地花开终于转了起来。
  “我们不敢相信,喊了师傅来看说就是这样,乐得不行。”杨仕伟笑了,补充说“‘大地花开’主创人员是城关出口花炮研究组的曾培敢和邱芳明。”
  大地花开上市后,广受欢迎。产品畅销美国、日本、西欧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大地花开是朵发财花,把100多号人的厂子,发展到了1000多号人。”杨仕伟自豪地说。
  1993年3月29日,杨仕伟永远记得这一天。当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时,作为监票员的她在主席台上监票。当时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拟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让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她担心影响浏阳花炮的命运!“我拿着三十个代表集体签名的提案到主席台去签字,连连说说浏阳花炮不能禁,不能禁啊!问大家,汽车出事故,你们还是会坐汽车对吧?!那花炮燃放为什么不能够规定地点、规定时间,规范操作呢!我们浏阳40多万人做花炮,130多万浏阳人吃的是花炮,用的那都是花炮啊!”
  杨仕伟回忆往事,依然心情澎湃。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