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疫情之下,浏阳“90后”的回国之旅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3-26 10:32:19
掌上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我终于回家了”

06、07版-1.jpg


3月23日,随着轰隆隆的声响,飞机在一阵颠簸中降落在长沙黄花国际机场,郑晓一颗心也终于落了地。在外骑行两个多月的时间,他终于回到了祖国回到了家乡。纵观以往,他并非没有外出旅游的经历,却从没有像这次一样,耗时那么长,经历那么深刻。

1月9日,郑晓受朋友相邀去东南亚骑行28天,谁曾想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他的旅行受到影响,买不到回家的飞机票,原本普通的“旅游记”就变成了“漂流记”。整整70多天,郑晓先后骑行经过了越南、柬埔寨、泰国、老挝4个国家、40多个城市,最终顺利从老挝万象机场回到长沙,当重新站在长沙黄花国际机场那一刻,郑晓的鼻子一酸——终于回家了!

浏阳融媒体中心记者张玲

疫情暴发时,他在国外念家想家

“您好!我是浏阳人郑晓。”23日下午5点,从长沙黄花国际机场走出来,郑晓向机场的疫情防控工作人员打招呼。在登机之前,他已经跟家人、朋友、包括他所在的乡镇汇报了自己的行程。体温测量、行程记录、核酸检测等疫情防控措施,郑晓都积极配合,他忙到了很晚,才入住定点隔离酒店,等候检测结果。

实际上,郑晓年前还曾有“武汉出行史”。2019年12月16日,他去武汉参加了一场户外项目比赛,当时新冠肺炎还未引发社会普遍关注。2020年1月9日计划跨国骑行时,他先将单车寄到广西壮族自治区边界县城,再和3名朋友坐高铁前往广西南宁,然后再坐火车到达广西崇左,取到单车后骑行至凭祥县和当地一名骑友汇合,“跨国骑行小分队”就组建了。1月12日,他们从凭祥“友谊关”出境,直达越南。

郑晓关注新冠肺炎疫情,大约是在农历腊月二十九左右,他在外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说乡镇已经摸排到他曾经去过武汉,正在了解他的行程。好在他是2019年12月去的武汉,已经过了一个多月,算起来是成功通过了隔离期,加上他身体健康,同行的朋友也未发生任何不适,这让他长长松了一口气。也因为这个电话,他才得知武汉发生了疫情,全国上下已经打响了疫情防控阻击战。

担心国家、担心家人,这种情绪一直伴随着他。骑行到越南美奈时,正值大年三十,“跨国骑行小分队”在路上遇到了几名来自北京、四川等地的骑友,大家倍感亲切,于是决定一起过年。他们点了一桌炒菜,共同庆祝。

“我们先是讲讲笑话,后来就不可避免地想家了。”郑晓说,虽然身在外地,但大家都非常担心家里的亲人,不知道疫情之下他们如何了?异乡的除夕没有鞭炮,但他们一起举杯,遥祝祖国早日战胜疫情,跨过艰险!

不给疫情防控添乱,他选择暂缓回国

“是的,妈妈,我已经到长沙了!”3月24日,拿到核酸检测结果之后,郑晓一面向家人报备,一面做好14天医学隔离观察的准备。尽管检测没有任何问题,但他还是很配合防控工作。在郑晓看来,每一个受到祖国庇护的中国人都应该听从指挥和号召,这是他经过了这次游历后获得的深刻感悟。

旅行原本只有28天,2月初,“跨国骑行小分队”之旅就应该结束了,摆在郑晓面前有两条路。一是照原计划骑行回家,此时中国的疫情防控正值关键期,可他没有防护服也没有口罩,他不愿意自己成为一个流动的隐患,更不愿意这时候给祖国的防疫工作添乱。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另一条路,那就是既来之则安之,继续旅行。

“你照顾好自己,注意安全!”郑晓的母亲叮嘱他说。实际上,此时国外的疫情也开始蔓延,许多城市开始慌乱不知所措。他在外甚至也受到了排挤,有一家旅社得知他的情况后拒绝让他入内,直接拿出押金和赔偿金放在柜台请他离开。最终郑晓只拿了自己的押金就离开了。此时已经是晚上9点,夜色笼罩,他还得重新寻找落脚点。

一方面继续“流浪”,一方面“选择希望”。就在国内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果,国外疫情防控形势愈发严峻之际,郑晓的母亲、朋友纷纷给他留言:“快回家吧!”

这一句话让身在异乡的郑晓心头泛起了酸楚,他从没有一刻如此想家!想国!3月23日,他辗转从老挝万象机场乘坐飞机抵达了长沙,走出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的一刹那,郑晓深深呼吸——终于回家了!

相关链接

“我为祖国感到自豪”

“出去看看世界,越发觉得祖国让人骄傲!”郑晓说,先暂且不说因为经济发展程度不同所带来的国与国之间的社会环境不同,单就中国出入境工作人员的人情味,就让他觉得温暖。

他们“跨国骑行小分队”从广西出境时,因为一人架着一辆自行车,走S形通道时非常不便。其实那时排队的人并不多,如果他们慢慢走,也并不会造成拥堵。但广西友谊关的工作人员看到他们后,迅速前来询问,并为他们开通了一条绿色通道。

“相比其他地方的出入境,中国办事效率高,每个职能部门都公正、严肃、负责。”郑晓说,“作为一名中国人,我感到骄傲。”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