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战疫守门员——浏阳5名疾控人坚守长沙黄花国际机场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2020-03-26 10:38:13
掌上浏阳 时刻新闻
—分享—

共同守好境外疫情输入防线“第一关”

06、07版-4.jpg

从左至右依次是杨金浩、熊玉婷、王群、陈诚、张小明。受访者供图

目前,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国外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防控境外疫情输入压力增加。

3月以来,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境外重点国家和地区输入旅客不断增多,为避免疫情通过口岸跨境传播,3月17日,长沙疾控部门从各区县市选派32名专业技术人员紧急组建流行病学调查队伍入驻黄花国际机场,负责将机场有关旅客分流至属地。

浏阳疾控中心的张小明、杨金浩、熊玉婷、王群、陈诚5名工作人员,3月17日出发支援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共同守护好疫情防控的“空中大门”,截至目前已坚守了一个多星期。昨日,记者连线张小明、熊玉婷,了解他们在一线的工作状态。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罗娜

昼夜颠倒

不漏一人,严格控制病毒传染源

“您从哪里来?要去哪儿?”“在过去14天里去过哪里?”“身体是否有不适?”“是否和确诊病例接触过?”……这是近期张小明说得最多的话,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只为全面采集有境外旅居史旅客14天内的流行病学信息,对可疑症状人员进行排查,对密切接触者进行管控。3月17日抵达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后,张小明与同事们被列入流行病学调查组三组,由张小明担任组长,开始为期10天的晚班轮值,主要负责对旅客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工作。他们的使命是通过流行病学调查,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以防止更多的人感染。

据了解,境外旅客抵达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后,需要先经过海关工作人员的体温监测。体温异常的旅客将被送往指定医院进行隔离,无明显症状的旅客则来到流行病学调查台接受调查。

由于国外疫情严重,许多人选择回国,“外防输入”成为当前疾控工作的重要任务。自长沙疾控系统流调(流行病学调查)队入驻开始工作(即3月18日早上8点),截至23日晚上11时59分,共流调相关人员2800多人,其中籍贯为中国内地的有2700多人,涉及航班275架次,其中境内(转机)航班268架次,境外直达航班7架次。

为了最快、最安全地疏散分流机场旅客,张小明和同事们既要仔细认真筛查每一个人的信息和踪迹,又要迅速应对各种情况。不能错漏一个人,也不能让旅客等太久,这是他们工作中最难平衡的一点。“我们会一边询问旅客相关信息,一边引导其他旅客先填好基本信息,尽量不让旅客久等。”张小明说。

晚班值守从晚上8点开始,下班时间则取决于最后一趟航班何时抵达,何时完成对旅客的流行病学调查工作。“运气好的时候次日凌晨1点就能收工,晚的时候可能要到次日凌晨5点才能结束。”张小明说。3月22日晚8点至3月23日凌晨5点,在长沙黄花国际机场T2航站楼接待点上,张小明和9名组员又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23日凌晨1点,一架乘坐90余名旅客的国际航班抵达机场,其中一名旅客经体温监测发现有发热症状,相关工作组立刻将该旅客和座位在该旅客前后三排的旅客送往了指定医院进行检测与排查。待最后一名旅客完成流行病学调查,已是23日凌晨5点。召集组员召开当日工作总结会议、做好全身消毒、收好工作用品……张小明终于下班了。

“刚来的时候很不适应这种昼夜颠倒的工作模式,凌晨下班回酒店根本睡不着,但晚上要继续工作,必须强迫自己睡着,慢慢地也就习惯了。”张小明说,起初就知道境外来(返)长沙的人很多,但来了之后,才真正感受到了防境外输入的压力,尤其是病毒很‘狡诈’,还出现了无症状感染者,工作难度确实很大。

在流行病学调查工作中,没有人知道谁是无症状感染者,张小明只能时刻要求组员们详细询问每一名旅客的相关信息,并做好自身防护。“即使有困难,我们也不会退缩,会更加专注、更加仔细,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守好长沙疫情防控的‘空中大门’。”张小明说。

坚守一线

高强度长时间,虽辛苦却很有成就感

熊玉婷今年25岁,是此次浏阳支援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的5名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中年纪最小的一名。3月17日接到抽调通知时,她正在返浏人员集中医学观察隔离点值守,从2月28日开始,她一直是白班晚班“两班倒”的状态,没有休息过一天。

3月17日抵达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后,熊玉婷又开始了为期10天的晚班轮值。虽然参加工作不到两年,但熊玉婷对自己信心满满,“我对我的知识储备与能力有信心,我可以完成好这个任务。”

每天晚上8点至11点,是国际、港澳台航班集中抵达的时间段,也是熊玉婷最忙的时候。这几个小时里,抵达流行病学调查台的旅客络绎不绝,熊玉婷和同事们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全神贯注,不能漏过任何一名乘客,任何一处关键信息。

“这几个小时,我整个人都是高度紧绷的,一直坐在流行病学调查台上接待旅客,一刻也不能放松,更别说离开岗位。”据了解,对一名旅客做流行病学调查需要6分钟左右,熊玉婷平均每天需要接待30名旅客,最多时曾一天接待60名旅客。

由于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防护面屏,行动不方便,熊玉婷会在上班之前喝好水、上完厕所,工作时间内尽量不再喝水、上厕所,“调查工作需要不停地重复询问,嗓子实在很干痒或者憋不住了的时候,才会趁着没有旅客抵达的间隙去消毒、喝水。”

近期气温升高,穿着防护服更加闷热,每天衣服都会被汗水浸透。在防护面屏、口罩的封闭状态下,熊玉婷的脸部也出现了过敏症状。高强度、长时间的工作让熊玉婷的身体忽略了“时差”,每天凌晨结束工作回到酒店后,她“沾”上枕头就能睡着。

在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时,熊玉婷还遇到了另一个难题——语言不通。3月22日晚,熊玉婷值守的流行病学调查台迎来了一名韩国籍旅客,当时抵达的旅客较多,志愿翻译员忙不过来,身边也没有翻译机,熊玉婷只好用不熟练的英语、用手比划着和对方交流。发现对方口罩佩戴不规范,又比划着指导对方戴好口罩。

“经过这段工作经历,我深刻认识到了学好外语的重要性,回浏阳后我一定要把丢掉的英语捡回来。”熊玉婷说,为了避免这样的窘境,她和同事们还在工作间隙背起了流行病学调查常用英语。

旅客分流抵达流行病学调查台后,需要先扫描旁边的二维码,填写身份证、护照号码等基本信息,再接受工作人员的调查与核实。有时候遇到年龄较大的旅客,熊玉婷便需要手把手教对方填写。

坚守在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的流行病学调查台上,熊玉婷每天都能接触到形形色色的旅客,他们的身上都有着不同的故事。有一天,一名从国外辗转归来的女士在顺利完成流行病学调查后,非常激动,在大厅发表了“即兴演讲”。“终于回到祖国了!双脚踏上这片土地,我才觉得安全了……”这名女士的激昂发言道出了现场许多旅客的心声,大厅内响起阵阵掌声。

“他们能顺利回来太不容易了,我能做的就是用热情欢迎他们。”看着多方辗转终于回国的旅客,熊玉婷这个“守门员”的内心充满温暖,也很有成就感。

新闻提醒

境外人士来(返)浏需提前48小时报备

境外来(返)浏阳的旅客,需提前48小时向所在单位、社区(村)联系报备,如实提供个人真实情况;在线路安排上尽量避开疫情严重的国家和地区。

抵长入境时,请积极配合入境健康检查、如实进行信息登记,并配合疾控及相关部门防疫工作人员落实相应隔离、检测措施。

入境后,如在浏阳有固定住所或工作单位,请在抵达后第一时间与单位、属地社区(村)取得联系;如无,请在抵达后24小时内通过邀请单位、下榻酒店与所在的社区(村)联系,做好信息登记。

目前,浏阳安排有相关工作组在长沙黄花国际机场驻守。旅客通过流行病学调查后,可乘坐工作组安排车辆至集中医学观察隔离点,进行为期14天的医学隔离。


来源:浏阳日报

编辑:戴鹏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浏阳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