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集体反对”是一种可喜的现象
2013-12-18 15:25:17   来源:浏阳网   


    □董怀国
   集里永磷小区有一家门面拟出租给人做烤漆房,但是邻居们担心油漆的气味太重,长期下去会对大家的身体健康构成威胁,于是纷纷向集里桥社区表达反对意见。社区从中调解,得出的结论是,“居民集体反对,烤漆房是不能再搞了。”(本报3月20日11版)
   在这次居民们的“集体”发声中,一个词语被提得很打眼——相邻权。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人不能因为房子或者别的什么物件是自己的便享有绝对的处置权利,如果你的任何举动将损害到他人的利益,这种对包括自家房屋在内的物品进行处置的权利便会受到相应的限制。永磷小区居民对邻居出租门面提出干涉,便是在维护自己相邻的权利。
   在我们的生活中,类似的例子不断出现:浏金水岸的居民反映一楼餐馆油烟味太大,楼上无法开窗;圭斋路居民反映夜宵摊点影响到自己的生活;金沙路居民反映楼下的麻将馆太吵闹……这些投诉虽然未必就提到了相邻权,但是都是在自家权益受到损害之后作出相应的反应,实质上是对相邻权的维护。
   然而由于“熟人社会”的关系,很多的人在碰到邻居有可能损害自身权益的时候还是比较纠结,不大愿意表达反对的意见。生怕邻里之间抬头不见低头见,互相得罪了面子上不好看。于是就在默默的忍受下,一方面自己不断受到困扰,一方面对邻居的意见在心里越积越多,并不见得这邻里关系就和谐了。当前对于被邻居侵权,虽然出来维权的越来越多,可是我相信,还有更多的“受害者”在忍还是不忍之间纠结。
   好面子,不愿意得罪人,这恐怕是国人的一个共同心态。本报同日另外一个新闻就提到,永安镇有位老人遭遇邻居在离他家不足十多米的地方养猪的事情,“气味难闻,吃饭得关上门窗,天气一热,到处是蚊子苍蝇”。就是这种状况,他也忍受了一年多,直到最近才“忍无可忍”提请村委会协调解决。
   国人厚道,讲团结讲和谐,对于邻居的侵权多选择忍受,这个做法一时之间还不能说绝对的对与错,因为它涉及到较深的文化心态问题。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做法也绝对没有错,维持和谐的邻里关系,未必就一定要有人付出自身权利被损害的代价。而且就算这种建立在不平等的基础之上的和谐能够维持一段时间,谁又能保证这种“委曲求全”能够维持多久?谁又能保证对方的侵权不会变本加厉?
   一位从德国回来的人曾经写过,德国的邻居看到你彬彬有礼,但是你晚上开 PARTY 吵了他,他不会同你来交涉,直接报警。第二天见面了,大家还是那样友好的样子。这个和咱们中国的文化有比较大的差异,我们也同样不能说西方的这种处事方式便虚伪,够“阴损”,只要大家都接受,又能解决问题,那就是一个好事。永磷小区居民对于邻居出租房子集体干预,这在我们这个“熟人社会”其实比较少见,它一方面显示了问题的严重已经让居民们深深不安,另一方面,也证明了我们很多人自身权利意识的觉醒。
   都市生活越来越繁华,当然也越来越复杂。各种各样的利益冲突会时不时地上演,相邻权会被更多地提出来。居民们能够在此重视自我维权,也是一个大趋势,它能够推动整个社会更好地尊重他人的利益,也能够推动基层组织甚至社会团体深入到市民生活的各个细节当中,用理性和法律来排解社会矛盾。永磷小区这次的矛盾调解得非常好,集里桥社区的调解当然值得肯定,同样,居民们维护自身权益意识的提升,也值得肯定。

相关热词搜索:邻居集体反对

上一篇:四百人未认证资格停发退休工资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